<fieldset id='bd402'></fieldset>

<code id='bd402'><strong id='bd402'></strong></code>
  • <tr id='bd402'><strong id='bd402'></strong><small id='bd402'></small><button id='bd402'></button><li id='bd402'><noscript id='bd402'><big id='bd402'></big><dt id='bd402'></dt></noscript></li></tr><ol id='bd402'><table id='bd402'><blockquote id='bd402'><tbody id='bd40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bd402'></u><kbd id='bd402'><kbd id='bd402'></kbd></kbd>
  • <i id='bd402'></i>

    <ins id='bd402'></ins><i id='bd402'><div id='bd402'><ins id='bd402'></ins></div></i><acronym id='bd402'><em id='bd402'></em><td id='bd402'><div id='bd402'></div></td></acronym><address id='bd402'><big id='bd402'><big id='bd402'></big><legend id='bd402'></legend></big></address>

      1. <dl id='bd402'></dl>

            <span id='bd402'></span>
          1. 紅人館|人際交往語言十級學者,趙薇

            • 时间:
            • 浏览:10

            趙薇,好會說一女的。

            趙薇在《演員請就位》裡的職能越來越明顯。除卻表演導師以外,她幾乎獨自承擔瞭節目裡的緩和一篇章。

            劍拔弩張、觀點交鋒的時候,需要有人鋪臺階,讓場面體面結局。趙薇就是這個鋪臺階的人。

            新一期裡,張雲龍和陳小紜演瞭《情深深雨蒙蒙》裡的經典片段,何書桓看瞭依萍的日記,知道她曾把自己當做對抗陸傢的砝碼對待,悲從中來,推到、掐脖子、流淚咆哮,兩個強性格對抗。

            (略似中央一套的普法教育劇)

            這一系列表演結束過後,郭敬明提出自己的幾點意見:

            第一他覺得明臺詞的處理讓臺詞和情緒一模一樣。這個再深挖就是,十九年前的電視劇,“模仿”的表演方式是否還符合當下的審美趨勢。

            第二他覺得技巧大於感情,“看到瞭很多的技巧,看到瞭很少的感情。”

            認為兩位演員沒有拿出最好的表演狀態。在被張雲龍用一個很玄的問題“您覺得表演應該迎合觀眾還是引領觀眾”時,他更是直接問:“你覺得你們表演的,是不是你們所認為最好的、最高級的方式。”

            (正中紅心)

            其實郭敬明的要求完全符合競技比賽裡的標準尺度,但他一表達觀點就會情緒過激,所以襯得不客觀。趙薇在此處就略高一籌,場面有點僵持,她作為這組導師開始瞭理牌。

            她先是解釋瞭第一點,明臺詞。其實就是內心外化,這是瓊瑤戲的典型特點。

            第二回應質疑,這當然不代表他們“最好的表演”,這些片隻是四位導演看“演員素質”的一個階段,等同於她心理預期沒多高。

            就這樣,趙薇心平氣和,輕輕松松地把局面解瞭;也讓人在緊繃裡松上一口氣,著急有用嗎?年輕演員的成長也不會一步登天。

            趙薇,一定見過最好的表演,也獻出過刻骨的演技,她能一眼看不出舞臺上的表演真實水準有幾分?但她迂回包容得瞭,可以說是除瞭陳凱歌之外,最順應這個節目規則的導師。

            (《親愛的》)

            順應規則,透徹包容,這一點從第一期就很明顯。明道和陳若軒的那場槍戰戲,趙薇的第一個點評詞是,“真辛苦。”看著演員們在情緒飽滿到極致的對決戲裡帶血帶肉地對抗一場,面臨生死抉擇,體恤到演員的不容易。

            這話需得有人說,會哭的孩子有奶吃,而女性導演往往比較容易共情。

            而陳若軒和明道誰更好自有高見,但她點評的方式是問“你們兩個覺得在剛剛的表演當中盡力瞭嗎?”這話和郭敬明“你們覺得自己拿出的是不是最好最高級的表演”意思差不離,但同樣的話說出來的效果就柔軟和溫和許多。

            趙薇帶著女性視角的柔軟,填充瞭很多冷硬的瞬間。

            第一期剛開始,漂亮的姑娘們都跑來她的隊伍,陳凱歌那邊稍顯冷清,陳少紅那邊也人數見少。

            趙薇先自我誇獎,看來我特別吸引大長腿的女生,打哈哈我做的是“女團”。一下子就把自己“導師愛慕值高”的原因變淺淡瞭,看似自誇,實則自謙。

            再說李少紅,“實力派都跑您那去瞭”,李少紅聽瞭心裡也高興。又為人數更冷清的陳凱歌解釋上一番,學員們不是不想選是不敢選,怕您太嚴格自己夠不上。其實導師們在幕後觀察未必需要一個人像主持人似的把這場面應付出,但趙薇就自然而然又順理成章地把控瞭局面。

            年輕女演員好感她,除瞭像陳凱歌說的,有那麼一層想成為“下一個趙薇”的意思,更多也是人格魅力的驅使。

            一個業務能力強又有七竅玲瓏心的導師,誰不想學上一二呢?

            但,對比起趙薇的寬容和柔軟時,我也不止一次想起《我就是演員》裡章子怡的嚴苛和敬畏心。

            當臺上導師、演員為自己的觀點和表演爭作一團時,耳邊響起章子怡的回蕩著章子怡的一句話,“演員,是不可以為自己的表演解釋的。”你表演的水平已經擺在那瞭,它已然成像,不能修剪。

            這也是,綜藝節目裡女導師的百花齊放吧。

            圖片來源

            新浪微博

            時尚COSMO原創內容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獲取版權